选举总统

这天是美国总统选举日。自2000 年以来,我第一次没有在电视机前等待总统选举结果,如同前三次一样。中国的翻译很是有美感。总统者,总的统领也。当初为什么没有翻译成把总,或总舵,或者大当家的呢。一个农场主或者社区领袖通过选举做了总统,俨然就是总统了,颇有改头换面的气势。 刘邦做皇帝,头一次在金銮殿散步,改朝换代,心情是否相似呢?

选举总统

闲话少说,今天我要去投票,庄严的一票,此次选举将合法产生下一届美利坚持合众国总统。投票地点是在事先安排的一个宏伟教堂的一隅,房间很像教会成人主日学的教室。午饭间隙,参加投票人比较少。我一点十六分 开始排队。投票结束时候,估算一下,总共花了 20 多分钟。

排队等待的时候,前后左右,只有我一个亚裔或者像是亚裔的。其他皆是白人,这倒也不难理解,小镇的亚裔人口比例是低于百分之一(0.9%)。 因为选举学校放假的缘故,后面一个中年母亲带着两个十岁左右的姐妹俩一 起排队。前面则是有两个妇女高谈阔论着某位候选人的医疗政策。音调不高, 但内容可以听得很清晰。到了投票房间,维持秩序的皆是 60 岁以上的人。他们认真地查看选举登记和驾照,要求选举人填写一张表格,然后签名。选举人将表格送交另外一张桌子前,两位也似 60 岁以上的女士查看花名册,再次签名, 然后选举人转过身去,走到投票机器前等候。另有一个老人家走过 来,收回表格,指示我走到一个投票仪前。他问我是否知道如何使用。当得知是第一次投票选举 , 他给我简单讲解了一下如何使用触摸屏幕投票。除了投票选举总统以外,选票上还有其他三个选择,联邦参议员,众议员,好像 还有一个提案吧。我对此一点准备都没有,赶鸭子上架,只好按照名字是否顺眼在其前面按下键盘。可怜了那些铺天盖地的来自于各个媒体的竞选文宣 告,最主要的是那些广告费用。用英语的谚语讲,那就是说,从两个魔鬼中选择一个稍微不似魔鬼的来;与此相对应的汉语里的说法雅致的,“筷子里拔旗杆。”

我迅速走出投票房间。天阴阴的,似要下雨,又不下雨,如同小孩委屈 一样,脸上如同布满乌云,眼中噙着泪水,似滴未滴。其实,总统选举的结果自己在几个月前就揣摩地八九不离十,或者大家心知肚明。在某些泛蓝或者泛红的州,选举人投票已经没有太多意义,在两党力量对比如同拉锯的州, 则事关全局。我前来投票,仅是一个象征性的表示。当天晚上,听广播电台选举夜密集报道。新闻媒体们好像集体抽了用于医疗性的非处方大麻,表面上欢欣鼓舞地,激动地等着抽奖大赛的结果。邻居的女儿选举前几天,就认真地将选举结果告诉她妈妈。问道为什么选举现任总统,她解释说,第一, 现任总统的牙齿更白;第二,现任总统的太太名字和她的名字一样。那些狂热或者拿不定主意的选民们,投票时刻的想法,不会比这两个理由复杂很多吧。况且,两位总统候选人斩钉截铁,异口同声地声称,他们之所以参选, 是为了投票的选民(IT IS NOT ABOUT ME, IT IS FOR YOU)!

善哉斯言。酣睡中,总应该有人相信政客的话吧。

作者简介:关东胜,艺美网专栏作家,工学博士(美国)、工商管理硕士(美国)。曾任教于京城高校,现定居美国,从事食品安全和品控工作。

本文为关东胜先生授权艺美网独家首发,未经艺美网书面许可,其他媒体不得转载。

  • 选举总统已关闭评论
    A+
发布日期:2018年08月22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