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美国浮木》-乌鸦返哺第六章 亲人团聚 关东胜专栏

《美国浮木》-乌鸦返哺第六章 亲人团聚

李光紫早早地拿到钥匙,搬家,然后就仅穿个裤衩和背心,像只忙不迭地的蚂蚱,在屋里从一个角落蹦到另一个角落,串来串去,认真地擦洗各个地方。他准备把这个暂时居住的地方打扮...
阅读全文
《美国浮木》-乌鸦返哺第五章 “少年夫妻” 关东胜专栏

《美国浮木》-乌鸦返哺第五章 “少年夫妻”

在叶逢仁的印象中,李光紫的父母都是沉默寡言类型的那种老人。老俩口和叶逢仁也没有多说过话。叶逢仁和李光紫两家住在同一栋楼的第一层,从停车场到各自的公寓大概需要步行四,...
阅读全文
《美国浮木》-乌鸦返哺第四章 不辞而别 关东胜专栏

《美国浮木》-乌鸦返哺第四章 不辞而别

“你们怎么会这么确信是那家人呢?”警员对叶逢仁如此肯定是那家邻居夫妻俩来撬窗户不禁提出问题来。 面对着警员的提问,叶逢仁提到除了听到那家人关门的声音,更因为是李光紫...
阅读全文
《美国浮木》-乌鸦返哺第三章 “信使” 关东胜专栏

《美国浮木》-乌鸦返哺第三章 “信使”

曹女士提到的那封信,放在她的外套口袋里。她边说边拿出来那已经封好的平平整整的信,双手递过来。叶逢仁只好接在手中,只见白色的信皮上,工工整整地写着“吾儿 李光紫亲启”...
阅读全文
《美国浮木》-乌鸦返哺第二章报警 关东胜专栏

《美国浮木》-乌鸦返哺第二章报警

叶逢仁和刚走近过来的郝蜀云说起了刚发生的事情,并和太太说起内心的猜测。太太惊魂未定,气愤不已。两人不知道明天会将发生什么事情,于是叶逢仁决定报警,他拿起了电话拨打九...
阅读全文
《美国浮木》-乌鸦返哺第一章撬窗未遂 关东胜专栏

《美国浮木》-乌鸦返哺第一章撬窗未遂

引子 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,但是叶逢仁怎么也不能把它从记忆的沟壑中抹掉。有时候他在想,为什么这种不愉快的记忆碎片,像针一样扎在自己的大脑里,或者如同锈迹斑斑的船锚一样...
阅读全文
《美国浮木》-心无牵挂第九章心无牵挂 关东胜专栏

《美国浮木》-心无牵挂第九章心无牵挂

罗伯特先生一家四口兴致勃勃地参加这次游轮七日游活动。他刚过了四十岁生日,值得庆贺一番。他们是第一次坐游轮,觉得到处都是充满了新鲜有趣的事情:船上二十四小时供应的各种...
阅读全文
《美国浮木》-心无牵挂第八章破茧成蝶 关东胜专栏

《美国浮木》-心无牵挂第八章破茧成蝶

这天,如同往常一样,清秀道姑“飘”过去一个问题,“清风道长,我想你可以给我一些男人的想法:这个男的无休止地对我好,有时候我也真地莫名的感动。” 清风道长回答道:“那...
阅读全文
“发型的传说” 关东胜专栏

“发型的传说”

上帝创造天地和万物,在第六日造出了人类的始祖:亚当与夏娃。亚当和夏娃夫妇的头发颜色、长短、和发型如何,圣经上似乎没有记载。但上帝晓谕他们的后代说:“至于你们,就是每...
阅读全文
“万圣节”与“美国大选” 关东胜专栏

“万圣节”与“美国大选”

每一年的10月31日是“万圣节”。2020年“万圣节”是在星期六。据说这一传统起源于古老的盖尔人(即苏格兰高地及爱尔兰的Gelt人)的“萨姆海因节”(Gaelic ...
阅读全文